位置主页 > 生活小知识 >读者投稿/忍霸凌三年泪喊「为什幺是我」

读者投稿/忍霸凌三年泪喊「为什幺是我」

作者 时间:2020-05-28 阅读次数:751
读者投稿/忍霸凌三年泪喊「为什幺是我」

(本篇内文为读者投稿,文中资讯由投稿人撰写提供,部分以化名及第一人称稍作润饰处理,敬请见谅。)

#粉粿相谈室/投稿人:白/主题:霸凌三年,时间过了但永远欠我一句道歉

国一生活的第一天,面对广大陌生面孔、陌生环境,这可能是大家对于新环境的第一印象,话题不意外都是问「你小学读哪里?」「怎幺会想读这一间?」

我的小学距离国中就一个弯角,一间私立的小学,大家来自不同的小学集合在同一个班级,感觉上大家很活泼没有距离,很好相处,本来以为可以和乐融融过完国中三年,但这一个个的疑问,却是带给我更黑暗的深渊。

某天午休结束要準备上课了,教室的灯开了一半让大家醒醒眼睛,记得我坐在第三排中间的位置,小老师发下前天的考试卷,「奇怪?怎幺没有我的?还是发到别排了?」当时候我心里是这样想的,过了不到五分钟,我的考卷从后面传回来,我看到的是揉成一团被摊开的废纸,接下来听到的是斜后方女生的窃笑声。

当下不以为是霸凌欺负的一种,我猜想是无意间被认为是垃圾,而不小心揉掉的。

下午体育课开始了,今天上的是篮球课,只要是运动类项目女生都很懒,老师一个不注意,我们就会偷偷休息打混,混五分钟也开心;我分配在一组六个女生的组别,在投篮时不小心打到站在篮框下的女孩(称呼:玥玥),当下的我跑到她旁边,紧张地道歉并询问她的状况,然后匆忙跑去拿回已经滚远的篮球。

回来时玥玥追着我跑,以为只是单纯的打闹,却是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丢向一群女生:「帮我好好照顾她!」丢下这一句话,她就站着远远的,像是观众席上的民众,看着训兽师打着马戏团上的狮子一样,女生们一个接着一个笑了。

后来我想冲出去逃开却被另一个女生(称呼:妘妘)抓回来,她的手掐着我脖子问「你要去哪里?」

我害怕了!篮球场那幺小,老师呢?男同学呢?怎幺都不在?下意识我挥开她的手推开她,「干X娘!」就这样我离开成功了,玥玥跑来拉住我的手问「你凭什幺骂她?」害怕到发抖的我挥开她的手,带着发抖的声音拉开嗓门的说「请问她凭什幺掐我?」

后续,我跟妈妈说这件事情,妈妈带着我去OK商店买了两条巧克力请我带给她们(玥玥和妘妘),妈妈跟我说:「国一才刚开始,别把关係搞坏了,来!这个给他们,以和为贵。」

隔天我带给她们,以为从此风平浪静。

印象深刻的几个回忆,国二那年以为交到一个很好的朋友(称呼:茹茹),明知道我是大家欺负的对象,还是跟我当朋友,妈妈每天都会给我50元的早餐钱,剩下来的下课买点心吃,有时候茹茹想吃什幺,我都会省下早餐跟点心钱买给她吃,当下的我没有多想,只认为「她是我的好朋友」。

放学茹茹会跟班上同学一起搭公车,那时觉得自己好像不一样了,不怎幺孤单,其实我仍然是一个人,好像说好的默契「别理她」,当我有时候被欺负时,我以为茹茹是不知情。

有一天我以为脚边纸条是给我的,打开后看见她和其他女生的对话:「欸你干嘛跟她在一起阿?不知道大家在公干她吗?」「你不知道吗,对她好一点我放学就有免费的点心欸!」

我折回去,在拍拍前面同学的肩膀把纸条递给她请她传给某某某,那天,我自己搭车回家。那天开始,不管在学校有没有被欺负,回家就是在房间边写作业边哭,往往一哭都是半小时以上,哭完后洗澡然后吃饭,隔天一样拿着书包去上学。

在那年,「霸凌」就只是恶作剧或是欺负而已。记得教育局当时会发给各学校「匿名,霸凌调查表」,我几乎都勾「有被欺负」,为什幺最后没有人关心状况?

原来,调查表交给玥玥后,她改掉了而她也知道那张就是我的,应该说全部女生都知道,那一阵子玥玥和妘妘都很安静没找我麻烦,我又自认为,「可能老师在处理了...」

现在的我得了忧郁症,在象山的某间医院治疗,我的左手带着手錶,是为了遮住美工刀划出的疤痕,高一的某天我在脸书搜寻到妘妘后,私讯她,「当年为什幺欺负我?」

得到的回覆是「我们班有这个人吗?」没错我们后来又吵架了,她把对话PO上去,而班上讨厌我的女生都在下面留言,妘妘开了群组把我拉进去让我知道他们怎幺骂我的,但我不呛回去,把证据蒐集起来,我带着妈妈去警察局提告,警察问我妈妈确定要告吗?我妈妈就回应,「我也跟小孩说了这是小事情」

我愤怒的哭了。「妈妈你懂被欺负三年的心情吗?就差一点我就死了!」

虽然现在的我有能力保护自己,但国中的阴影挥之不去,想到还是会哭,还是会问自己「当年为什幺是我」。

(全文完)

若您对于校园、霸凌、忧郁、教育等议题有所感触,都欢迎来「粉粿相谈室」以匿名的形式写下心声,我们保护你的身分,也让你的声音被听见!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