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主页 > M亮生活 >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作者 时间:2020-06-11 阅读次数:559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来波兰以前,我去夜店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次去都好像是去探险似地。对夜店的印象不外乎是扑鼻的烟味跟吵杂的音乐声,当然还有穿着光鲜亮丽的人们。不过我对沙发酒吧(lounge bar)的印象却是极好的,昏暗柔和的灯光、好喝的调酒,周围又播放着我喜欢的爵士乐,有时还会有现场表演。尤其在微醺的状态下,跟几个好友一起度过愉快的週末夜晚,顿时洗净了累积一整週的疲倦跟压力!不过很多沙发酒吧一杯调酒动辄就要二、三百块,再加上有的店里还会有低消限制,一趟下来没花上个几百块,似乎很难尽兴而归。

来波兰以后,虽然我一样不是个夜店咖,但看着脸书这几年拍的照片,去夜店的次数竟也已不再是屈指可数。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刚来波兰的第一个万圣节,当时因为听说晚上夜店会有特别的万圣节庆祝活动,基于想看看当地人是怎幺装扮自己,于是相约几个跟我一起学波兰文的台湾同学去夜店探险。当时为我们带路的一个波兰朋友还建议我们,因为夜店的酒水比较贵,所以最好在去夜店之前就已经是微醺的状态,他为此还带了几罐啤酒来给我们。当天晚上,我们总共跑了三家夜店,从小酒馆到舞厅酒吧,我们都体验过了一遍,而且这几家店全都是在走路就可以到的距离内。我想,那应该是我此生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了吧!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我想,舞厅酒吧很适合在节日庆祝活动的时候狂欢,但波兰人平常还是比较喜欢去小酒馆,然后在那里点上一杯啤酒,跟朋友畅谈最近的生活。后来,每次有台湾朋友飞来波兰找我的时候,我也都遵循着这样的仪式。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在酒吧林立的波兰,夜生活似乎多了不少额外的选择,不过也因为酒吧实在是太多了,每一个波兰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口袋名单,有的甚至还去成了老主顾。为此,我特地叫我朋友带我去他常去的酒吧,一家位于帕比亚尼采(Pabianice)的小酒馆。

我记得去的当天是去年圣诞节过后的一个週末,当天晚上飘着小雪。走进这家位于路旁不太起眼的小酒馆,推开大门进入庭院,映入眼帘的是 24 小时不停燃烧的营火。这家小酒馆叫绿之丘(Zielona Górka),老闆是 34 岁的彦哲・莱万多夫斯基(Jędrzej Lewandowski),和波兰那位有名的足球队员罗伯特・莱万多夫斯基(Robert Lewandowski)同姓。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绿之丘自 2015 年 9 月开始营业,迄今已经三年多了。其实经营酒吧只是彦哲的副业,他本职是一名建筑师,设计过不少作品,还上过杂誌。之所以想经营酒馆,只是因为他想实现他的风格美学。

彦哲说道:「我是一名建筑师,开一家餐厅或酒馆是我的梦想,因为我可以把我的设计理念融入里面。你现在所看到的装潢都源自我的设计灵感。」彦哲指着墙上的摆饰跟一些可能会被我不小心就忽视掉的小细节。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「房子外观也是吗?」我继续问道。

彦哲苦笑了一下:「其实房子的主体我还没做任何改建,这也是绿之丘最糟糕的地方。不过我打算之后扩建这家酒馆,例如让厨房变得更加透明化,让夏天也可以在室外做菜,因为做菜本身就是一项艺术的创作,是该融合在饮食的过程中。」

「那你为什幺最后选择经营酒馆,而不是一家餐厅呢?」我想,如果彦哲对做菜那幺感兴趣,也许经营餐厅是更好的选择。

彦哲笑着说道:「当然我一开始确实更想开一家小餐厅,只是目前我的口袋里面没有那幺多可上桌的菜单,所以先从经营小酒馆开始是最好的方式。而且如果是经营一家酒馆的话,菜单可以不断地推陈出新,也可以让我随心所欲地创作。其实绿之丘平均每三到四天就会换一次菜色,这就跟人一样,需要不断地进步。」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「那绿之丘有没有什幺值得让你骄傲的料理?」其实我在一般的波兰酒馆很少会点吃的东西,毕竟那是我每次用完餐「续摊」的地方。

彦哲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反问我:「你有没有注意到刚刚过来跟我说话的那个人?他是帕比亚尼采某家餐厅的老闆,他刚刚过来就是想请我教他怎幺做披萨。」我们在吧檯进行访问的过程中,不时有客人会过来跟彦哲打招呼,或讨论一些事情,所以我其实不太清楚他说的是哪一位客人。

彦哲继续补充说道:「我 2018 年 9 月为了学做披萨,还特地去了一趟义大利南部的拿坡里(Napoli),你知道的,就是那个做义式披萨最有名的城市。我整整一个月,每天都做八到十个小时的披萨,然后参加了一个叫 Trofeo Pulcinella 的披萨大赛。在那一次的比赛中,我打败了一堆义大利人,拿下了第五名。所以披萨应该算是我们酒馆值得拿出来炫耀的拿手菜吧。」

我继续问道:「那你们的酒精饮料如何?」

「其实不只是不断推陈出新的菜色,我们也生产自己的啤酒。我特地到史奇济玆(Szczyrzyc)跟一家叫格里夫(Gryf)的啤酒厂合作,请他们用我跟我朋友的独特配方酿製啤酒。我觉得波兰很多酒吧卖的啤酒都是现成的,大量批进,然后价钱提高以获取利润。我们想比他们更进一步,不想走安逸的路线。」彦哲说完,从冰箱里拿了一瓶自酿啤酒给我。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我继续我下一个问题:「除了你的创作料理跟自酿啤酒外,你觉得你的酒馆最想带给客人什幺东西?」这一直是我在进行跨文化比较时,最好奇的问题,即酒馆老闆的经营理念。

彦哲这时突然认真起来:「我想,良好的气氛是我想带给客人的体验,我希望他/她们来绿之丘就像是回自己的家一样,所以我会跟他/她们开玩笑。我希望我可以吸引全波兰,甚至是全世界的客人,但是本地客还是最重要的,毕竟他/她们是常客。总而言之,我们对待客人就像是在对待一位老朋友一样真诚。我想你应该已经发现了,我们的店员总是充满耐心,脸上总是挂着微笑。」

的确,对于不太喜欢把笑容展现给陌生人看的波兰人来说(注),我确实在绿之丘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友善及热情。

《陈力绮专栏》在「喝」比吃重要的波兰,吃饱后就直冲小酒馆!

「如果充满热忱的服务态度是绿之丘所重视的,那客人进来你的酒馆,可是却只点一杯酒,然后坐了好几个小时,你会觉得不高兴吗?」

「不会啊!其实我有一些客人常常一坐就是八到十个小时,我觉得没问题。我其实挺喜欢这里满满都是人的感觉,我希望我的每一位客人都可以在绿之丘好好地放鬆,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样轻鬆、自在。我们下午三点开门,客人那个时候进来,就算想坐到打烊都可以。」

「那你们几点打烊呢?」

彦哲露出诡异的微笑:「我们打烊其实没有固定时间,全看我这个老闆的心情,所以常常是到隔天早上才打烊。当然就算绿之丘打烊了,只要店里还有工作伙伴,客人还是可以继续在我们店里坐着。只是我不太喜欢已经喝醉酒的人来我店里续摊,所以我其实会锁门,因为我不想我的酒馆变成是一间只让客人喝酒的地方,这违反我的经营理念。但如果客人一开始就已经在我店里了,那他/她们可以一直待着,没问题的。」

访问完,除了彦哲送我的自酿啤酒外,我又另外点了一杯黑啤酒跟一盘鲜虾沙拉。彦哲亲自送来餐点:「刚刚忘了告诉你,我们餐点使用的每一个餐具都是我妈妈亲手製作的,这也是我们酒馆的另一项坚持!」

我后来询问带我来绿之丘的波兰朋友,如果是和朋友相约聚会,他会选择去餐厅还是来这里。对他来说,虽然绿之丘的菜色比起大部分的餐厅毫不逊色,但还是不太一样。去餐厅主要就是去吃饭,吃完就走了,不可能坐太久。但在这里,他可以只点一杯便宜的啤酒,就坐上一个下午或一个晚上。尤其是夏天的时候,因为天气比较好,还可以选择坐在户外。所以夏天他平均一个星期会到绿之丘ㄧ、两次;冬天因为下雪,只能待在室内,所以大概一个月只会来个三、四次。

他继续补充说道:「我想,对绝大部分的波兰人来说,餐厅的最主要功能还是吃饭。比起餐厅,我们更喜欢跟朋友在酒吧里度过愉快的夜晚。」

调酒师经历六年,曾在台北服务过三家酒吧的 Ren 就认为,虽然酒吧在台湾一样是跟朋友聚会、聊天的场所,但是比起欧美的酒吧,台湾酒吧的酒水价位仍属偏高。

Ren 说道:「我上一次工作的酒吧调酒价格从三百五十块台币到五百块台币都有,我觉得是我自己都很难消费得起的,但因为老闆坚持真材实料,所以生意其实还不错。除非是喝啤酒,价格大概是一、二百块台币。我认为比起欧美国家,台湾酒吧的酒水价位算是偏高的了。」

也许因为如此,所以有不少客人在台湾的酒吧,往往只愿意花一杯调酒的价钱,然后享受着几个小时店里的音乐、灯光跟气氛。但比起大而化之的波兰人,敏感的台湾人似乎对酒杯空了却还继续坐着这件事感到些许的尴尬。

对于此,Ren 有他的解决之道:「如果客人只点一杯酒却坐很久,而且杯子已经空了,我会主动给他/她一杯水,以防他/她坐久了觉得尴尬,另外也是要客人酒后多补充水分。也因为如此,有时客人会觉得体贴而再加点一杯酒。虽然我工作的同事有几个会抱怨客人坐太久又不继续消费,他们当然是为了店里的生意着想,但我个人是觉得影响不大啦。」

不过最近上课问了几个学生才知道,其实比起去酒吧,波兰的大学生似乎更喜欢在家里跟朋友小酌一番。会固定去酒吧的波兰人,还是以社会人士偏多。最主要的原因除了酒吧的酒水比较贵,对学生来说是一种负担外,还有就是酒吧里常常会有许多闹事的醉汉。

三年级的泽雅就分享了她叔叔在酒吧发生过的趣事:「有一次我叔叔跟我弟弟一起去酒吧,结果有醉汉看我叔叔不顺眼,想打他,但因为我叔叔练过几年合气道,对方打不过,最后还仓惶逃走。」

她继续补充说道:「其实我是不喝酒的,所以我在波兰从来没去过任何一家酒吧。朋友也因为知道我不喝酒,所以我们选择聚会的场所往往不是在餐厅,就是在咖啡店。老实说,我挺喜欢台湾人跟朋友聚会的方式。」

「为什幺?」我问道。

「因为我觉得吃饭比喝酒更重要啊!」泽雅说完,全班大笑。

(注:曾经有一个波兰朋友跟我说过,波兰人的笑容是保留给家人跟朋友的。而且因为波兰人常常会把心情表露于脸上,再加上他/她们的心情很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,所以在大雪纷飞的冬天,路上行人的脸色都不会太好看。)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【波兰想想】吃完饭要续摊,就去小酒馆吧!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